“年轻人做公务员严重浪费”说给谁听?

2017-09-15 04:06:06

  在2013年诺贝尔奖北京论坛上,2006年度经济学奖得主埃德蒙·菲尔普斯说,“很多受教育程度良好的年轻人,都挤着想去做公务员,这是一种严重的浪费”他说,“我们希望看到聪明的年轻人对妈妈说:妈,我去西部、去南部、去北部开公司去了!”“当然,每个国家都需要公务员,但政府机构不是给年轻人的,这是低估了他们的能力,是大材小用,也浪费了社会花在他们身上的教育成本”菲尔普斯认为(《新京报》9月12日)     年轻人争当公务员是一种“严重浪费”,对于一个有活力的社会而言,这近乎常识因为,社会财富只能来自于创造而不是分配,而公务员不属于直接创造财富的环节最有创业激*情也最有创新精神,同时还最有年龄优势对抗失败风险的,当属年轻人无疑;当年轻人集体寻求所谓的稳定和安逸,社会活力就不可能真正被激发出来,各领域的创新精神也不可能真正得到释放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对我国年轻人的忠告,其实只是重复常识     只不过,上述忠告更多是基于宏观的集体理性,那具体到特定情境下的个体,在我们的“特殊现实”下,为什么我们的年轻人更喜欢“当官”,以至于万人争抢一个热门的公务员岗位首先当然是因为我们的“官”可能与别处不同——权力更大,约束更小小学生都喜欢“当官管人”,“官本位”之所以深入思想骨髓,是因为有实实在在的“好处”     既然担任了公职,为公众服务,就要断掉发财的念想可是,现实的残酷之处却在于,我们历来有“升官发财”的说法,似乎只要“升官”了,“发财”就不成问题很多人争当公务员,正是奔着“升官发财”而去,哪怕是一点小权力也要想办法兑现成金钱没有官员财产公示制度的约束,反而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兜底,以“灰色收入”名义存在的各类腐败现象,未入官场的人骂并嫉妒着,已在官场者笑并神秘着     “我去西部、去南部、去北部开公司去了”这种美国式的创业激*情,无论是对于缩小区域发展差距,促进青年人才流动、提高创新能力,还是对于将个体的“中国梦”凝聚成整体的“中国梦”,都大有裨益,但在当下的现实中,却必然遭遇无人喝彩的尴尬年轻人走向市场必然遭遇一个大问题,即与各类政府机构和官员“搞关系”,这不仅意味着需要更多无谓的“企业公关成本”,更意味着必须面临从起点开始就难言公平的营商环境某些国企动辄数亿元的“业务招待费”,其实就是某些部门“三公经费”的账外账,这是那些想“去西部、去南部、去北部开公司”的年轻人所无力承担的,除非他们可以“拼爹”——只不过,靠“拼爹”开公司,不仅背离了鼓励年轻人创业的本意,反而是“官本位”的延伸与“阶层固化”的延续     年轻人争当公务员是一种“严重浪费”,诺奖得主的忠告,当然是说给年轻人听的,但又不只是说给年轻人听的当常识成为常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