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奢令”倒逼文艺院团转型 创更公平环境

2017-07-03 16:01:20

  日前,中宣部等五部门发出通知,要求制止豪华铺张、提倡节俭办晚会“禁奢令”得到演艺界拥护和支持     “禁奢令”发出不久后,演艺市场可谓“几家欢乐几家愁”:那些曾经以政府和国企为服务对象的文艺院团首先受到冲击,有的甚至直呼是“灭顶之灾”;而那些俯身接地气、早已在市场上打拼过的演艺企业,不仅没受到影响,反倒认为,演艺市场环境更公平了     创造更公平的市场环境     “奢华晚会早该制止了,豪华铺张坏了风气,是表面繁荣,不利于演艺市场长远发展”首都剧院联盟副秘书长沈春友分析说,“用公款举办的大型节庆演出,大多不计成本这类演出,可以花很多钱去登广告,大肆宣传,而纯商业演出做不到;同时还推高了演员的出场费所以,五部门的通知非常好,既省了纳税人的钱,也营造了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     据《2012中国演出市场年度报告》,2012年演出总收入355.9亿元,其中票房总收入135亿元,占演出总收入近40%,而除此之外,大多数奢侈晚会靠财政或国企支撑,一个晚上就砸下上千万元,不利于持续培养观众、促进演艺市场良性发展文化部部长蔡武就明确表示“禁奢令”将有利于挤出“泡沫”,让演出业回归理性健康发展     “在国际上,健康的演艺企业的收入构成第一是票房,第二是赞助,第三是版权”国家文化发展国际战略研究院院长李小牧说,而现阶段我国的演艺产业,基金支持或社会赞助少,版权市场也尚未建立,就只有博票房了     对于票房构成,中演票务通全国事业部总监申颖提供了一组数据:今年1~7月,演唱会类全国平均票价560元左右,而所有类别平均票价为220~280元,演唱会票价高于平均票价2~3倍演唱会占总体演出项目的10%,收入却占37%而其他类演出的收入较低     从今年1~7月的价目列表上看,演唱会中票价超过2000元甚至3000元的比较多,例如1月份刘欢在北京五棵松的演唱会最高票价3800元由此看出,随着收入水平的提高,文化消费的潜力是巨大的,这也是流行文化市场蓬勃发展的根本同时也说明,只要整个演艺市场认真研究观众,生产出好的产品,做好宣传推广,还是有观众支撑的     “应该看到,五部门的通知没有涉及小剧场”1001剧场机构创办人、董事长杜岩说,因为小剧场的市场化比较充分,处处精打细算,演员少、舞台简单,资金主要花在剧本的研究和宣传推广上通过近些年的市场培育,观众群比较稳定,而且都是自己掏钱买票去看     倒逼文艺院团转型升级     “制止豪华铺张晚会后,有的地方‘一刀切’,不少正常演出也被取消了,对演艺市场的影响很大”据一家演艺企业提供的数字,“禁奢令”后正常演出砍掉了1/3,不少以前签过的合同都中止了     “不能靠政府和国企养,而要靠市场和观众养”国家文化发展国际战略研究院常务副院长李嘉珊一语中的,从短期来看,演艺企业要过“紧日子”,从长远来看,转型发展才是“硬道理”不少国有院团刚刚完成转制,市场能力还比较弱,本来还需政府“扶上马、送一程”,现在提前“断奶”,倒逼转制院团要分析市场、找准定位,加快转型升级     市场和观众在哪里据一组团购网站统计的数据,北京演出票务团购82%以上都是90元以下,90~180元的票价只有17%的人愿意购买申颖说:“从售票窗口来看,两种票最好卖,最贵的,公款买了;最便宜的,戏迷买了”     “既然叫演艺市场,票价就有高、中、低端,这不是由人为划定,而应由市场去决定”李小牧解释说,演艺企业应根据自己的情况去研究市场,按社会消费水准和消费趋势定位自己的产品和市场,实现从“找市长”到“找市场”的转型     “禁奢令”后一个月,一些文艺院团已经认清现实,主动发力,对内降低运营成本,对外提高品牌价值开始探索发展新路     “最近我们在中山音乐堂演出上座率很高,最低票价20元,大多为60元、80元,最高也才100元,这要求我们要充分考虑成本”中国歌剧舞剧院歌剧团党支部书记祖志凯介绍说,50多个演员经过1个月的排练,从自己改曲子到设计,降低制作的成本,最后劳务费是每人1场300元,压得十分低了     据北京京剧院院长李恩杰介绍,以前靠京剧角儿单打独斗,凭演员的个人魅力去找企业赞助,现在北京京剧院尝试着提前策划,树立品牌,通过项目自身的影响力去赢得市场今年重点策划了“双甲之约——纪念梅兰芳诞辰120周年巡演”,沿着梅兰芳当年走过的地方,到美国、俄罗斯、日本等地进行一次梅派剧目的巡演,引起了不少观众的兴趣,一些传媒集团和企业主动前来洽谈冠名合作     “中央倡导节俭之风,演艺企业也要过紧日子”东方演艺集团副总经理马俊英认为,演艺企业要顺应形势,精打细算,去繁就简,降低成本,比如少弄些舞美,资金用到艺术本体上,把成本意识贯穿始终,综合考虑演出费、制作费,以适应生存和发展的需要     李小牧认为,面对电影、电视和新媒体的竞争,舞台演出中观众和演员之间近距离的交流具有独特的优势可有的演艺企业恰恰忽略了这一优势,缺少互动交流,不能吸引和打动观众因此,他建议,“在演艺产品生产方式上要更回归艺术本源,扬长避短,提高艺术水平”     演艺市场要“增量扩容”     音乐剧《妈妈咪呀》中文版再度来袭,创造两年内演出292场、观众人数超过45万的纪录今年8月又启动了第三季巡演,将在全国10个城市演出100余场第三季巡演将增加50%的低价票,整体平均票价降低100元中国对外文化集团公司董事长张宇评价,音乐剧《妈妈咪呀》和《猫》中文版对中国演艺市场的一大贡献是培育了市场,连重庆涪陵这样的城市也能演3场,使演艺市场“增量扩容”了     “宁可花3000元吃饭,不愿花300元看演出,这是一些富裕市民的观念”经常自己买票看话剧的中国动漫集团监事会主席徐世丕认为,居民收入提高后,应增加进行文化消费的引导     “我们剧场一直在培育市场,每次演出的最后半小时观众可以免费进去观看演出”小剧场工体雷剧场创办人雷乐子说,这样的方式既造了人气又培养了观众     而国家大剧院是另一种培育方法,祖志凯介绍,现在国家大剧院售票就像售飞机票一样,买得越早,优惠力度越大,票价就越便宜     禁止豪华晚会的同时,不要“误伤”了正常的演艺市场徐世丕说:“治理豪华晚会并不是‘不搞演出、不看演出’,我担心的是打击公款消费,把正常的演艺消费也打掉了”     至于奢华晚会禁止后,省下来的资金将流向哪里业内人士呼吁,应该在相应的机制保障下,让奢华晚会省下来的资金,用于培育艺术市场,用于繁荣大众文化市场,让更多的群众看到好的演出,